氷海Hyoukai

这么快呀野驴~!
小白一个。喜欢John Simm和DTT
深陷《摇滚莫扎特》《Doctor Who》。沉迷Flo萨和刀马双马
二次元~
历史#拿战,店长粉,
#神秘博士
#二战,
#博物馆奇妙夜

【博物馆奇妙夜同人】《Memory Night》

  哦呀!世界真奇妙!xxx

  这篇文是很早的时候写的,现在又翻出来稍作了修改。
  轻微拉馆向,主要还是大家。主要人物是Larry。轻微掺有其他cp。
  感谢双生褐羽!给我提了一些文章和关于题目的意见和建议。
  只是碰巧赶到七夕发了。没有在写开心的事情。
  这里文渣,因为对圈子的热爱,就写了一些想写的东西。也是对某样东西的致敬吧。

   我自己也是非常别扭。

   馆长萌萌哒!XXD

   最后,感谢观看。

   

《Memory Night》夜时梦忆

  

       大英博物馆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巡展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几个月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由于博物馆里的展品是要做定期保养的,自然历史博物馆就暂时性的闭馆了。
         Larry突然的患上了失眠症,总是在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为此很苦恼,虽然他不喜欢安眠药。但是,为了保证他能在第二天有点精神,他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。于是他从医生那里获得了几小粒药片。
         吃下去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吧。Larry倒了一杯温开水,最后将药咽进肚子。靠在床上,迷迷糊糊的眯上眼睛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平常的这个时候,如果有时间的话,Larry会和Nick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“Nick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…还好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”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 “内个……爸,我很困,我要睡了,您也要早点休息啊”
     “呃,好吧,晚安Nick……”
     长而久之,Larry觉得这样打扰到了他的儿子。
     这安眠药怎么不管用呢?Larry发现自己还是睡不着。“晚上散步可以帮助睡眠。”Larry脑中浮现这样一句话,是医生告诉他的。
      那就出去走走吧。
      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平静下来,睡个安稳觉。
      冥冥之中有一些事物在内心深处召唤着他,却不想再深入的去感受。

      太阳渐渐西下,余辉渲染红了云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像往常一样,夜幕降临,Larry换上他的休闲装,走出了家门,散步的路线是不定的,要走哪条路全看他的心情。“嗯。。”Larry下意识的选择了这条小路。从某一日起Larry就很少从这里走了,虽然路有些偏暗,但人还是挺多的。晚风有些寒冷,Larry把手揣进衣兜里,迈着悠闲地步子,这条路对于他既有些熟悉,但又有一分的陌生。似乎在吸引着他去哪里。
       就这样,望着前方长长的似乎遥无止境的路,他很茫然,但,忽然间“这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没错,Larry选择的那条路,是通向博物馆的。
       那些美好全在在记忆的深处。那些往事是一个闪光点。可是Larry想用一块蓝色的布将那个闪光包住。
    “是在躲避什么?说起来,想要放下是件不容易的事。”
      重要的是……他所牵挂的。

      他很怀念。他曾有那么一时想过自己将一直在那里干下去,直到老了退休。可是现实充满随机性,它是残酷的,它能创造美好,但同样能把美好的事情撕碎。于是哪里会有永远,只是臆想罢了。想到以前小法老Ahkmenrah和他一起坐在棺材上闲聊,,Dexter会偷他的钥匙一言不合就会扇他的脸,Dr.Mcphee幽默风趣尖讽时的声音其实还挺好听的,偶尔会拿小饼干去喂那些鸟…Roosevelt总统骑着马载着Sacajawea微笑着向他招手或者告诉他一些道理,Jed和Octavius在一起飚车一起探险叫着他巨无霸Larry,恐龙骨架Rexy缠着他扔骨头,Attila和身后汉子在走道上闲逛,哥伦布又在一边看地图一边找“新航线”,或是和南北士兵一起踢足球…………
      Larry还清楚的记得Mcphee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:“你是,一直干下去…还是像上次一样干一半又走了……?”真正内心的答案:“一直呆下去”。之后他还结结巴巴的称赞了自己。呵呵,真是个有些别扭的馆长。
      心里很开心…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认可。干的挺好啊…
      当初,自己还是个还揣着梦想的稍存浮躁的人,之后一步一步走向了成熟,博物馆带给他了许多珍贵的经验,都是无法替代的。
      那个闪光穿透了那块布。
      这时,Larry快速思考着,心也像是装上了永动的发条,跳得很快。身体像是弦上的箭,蓄势待发。
      突然间,他飞速的向前奔跑着,

      既然放不下……

      他决定再回去看看

      这就是你所希望的……Larry对自己苦笑一声。
      此时Larry已经模糊的看到博物馆门前的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大大的铜像,他甚至可以想象出自己出现在博物馆门口时大家惊讶和激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博物馆对面,Larry喘着粗气,他望了望窗内,大厅的灯是亮着的,可是一点音乐的声音都听不到,很安静。走进大门前,快速的被门前的一块牌子吸引了。“这是?”牌子上写着“因本馆需要定期保养,故暂闭馆三日,。想参观的游客请三日后,欢迎您的到来。”这么安静的话,那巡展结束后牌匾一定是被送回大英博物馆咯?……怪不得。”Larry有些失望。他望了望四周,博物馆在那边繁华的广场的灯光显得尤为的荒冷,寂寞,路灯煞白的光,路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,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,博物馆也是静悄悄的,
      好不亲切啊,Larry心想。
      可是,既然是闭馆,博物馆大厅的灯怎么还是亮着的?按理说,应该是黑着的。
       嗯?难道,博物馆里还有人?Larry的大脑飞速运转着,是谁呢?这么晚了还留在那…呃……到底进不进去?Larry压下了门把,可是门是被锁上的,于是他准备敲门,手到门前,又稍稍的迟疑了,“难道是…Mcphee?”这个想法从Larry脑中细线似得闪过,呃,或许吧,他留在那干什么?Larry重重的敲了博物馆的大门。咚咚咚……
       Dr.Mcphee正趴在办公桌前打盹,虽然是闭馆日,但也有好多公务,,还有在之前的巡展中,每夜都是狂欢,熬夜的生活也习惯了,也因为他的工作有点多,他需要再博物馆里多待一会。
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敲门声,Dr.Mcphee缓慢的坐直了身体,咚咚的声音间断性传入,Mcphee瞄一眼手表,已将近深夜,“这个人脑子肯定有问题,大半夜跑来这里干嘛,没有看见闭馆的告示牌么……”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,拍拍困倦的脸颊,起身走出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 Larry敲了一会儿,没人应。或许博物馆里根本就没人吧,博物馆忘记关灯了?可是,渐渐的,里面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,慢慢的靠近……Larry趴在门前仔细的听。里面的人开口了:”抱歉这位游客,博物馆暂时闭馆了,请您过几日再来参观,门外的牌子上写的很清楚,您请回吧。”
       耳熟的声音,“Dr.Mcphee?我是Larry!”Larry对着门喊到。
    “Larry?”Dr.Mcphee顿时困意全无,他快速的走到大门前,"你确定吗?"“是的!我是Larry!"Larry又一次回答道。“哦?你是Larry?不要开玩笑啦。”Mcphee笑着摆摆手,“大半夜来,你怎么证明你自己不是个小偷或是强盗?呃?尽管你的声音跟Larry有几分相像?”“额…”Larry无语了,馆长的警惕心好强,但也是好的。“Hey,Dr.Mcphee,看这里!”Larry脸贴在旁边的玻璃门上,Mcphee走进仔细看了看,随即,很严肃又很吃惊,想说些什么但又什么也没说。
      博物馆的门被快速打开了。
   “Oh!God,”Mcphee笑了,“Larry,你怎么来了!好久不见!oh,真的是你?我没想到你大半夜的会跑到这儿来!”Mcphee拍了拍Larry的双臂,Larry也笑着问道,“Dr.Mcphee,这么晚了,您怎么还在这里?”Mcphee忽然有点严肃,“咳嗯,我在忙我的公事。”“哦,工作任务很多是吗?”“呃……也算不上特别忙。”接着两人相互看了几秒“hey!别一直站在这儿啊,要再在来博物馆里转转吗?”
      随后,Larry跟着Mcphee走进了博物馆的大厅。一切都没有变,恐龙骨架Rexy还是老样子,那个硕大的发着光的地球仪依旧在转动着。只是馆里失去了往日的生机。

     【Mcphee和Larry边走边聊着。】

    “呃Dr.Mcphee,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?”“嗯,什么问题?”“那次巡展完后,牌匾是被送回大英博物馆了吗?”“是的……”“哦”Larry心此时很平静,他早就做好接收这个事实的准备了。“不过,经典展品保护期快截止了,等下周后,牌匾和其他展物都会送回来的,你不用担心”Larry眼前一亮,仿佛燃现了新的希望。“哦?还会被送回来?”“当然,那些展品都不属于大英博物馆,只是暂时性的放在那里进行保护罢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Mcphee和Larry站在埃及馆中,面前牌匾的凹槽空荡荡的。前方的棺材里当然也是空的。“等到期限一结束,牌匾和Ahkmenrah就送回来了”Mcphee又接着补充了一句。Larry点点头。凝神看着空的灵棺。那是Ahk曾经躺着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“Larry?”“嗯?”

    “走吧?我们再去其他地方转转?”

       两边的埃及神灵Anubies依旧是静静的的守护着…… 。走时,Larry抬头头看看近乎在辉暗中的胡狼之首……
       到了非洲野生动物馆,狮子和老虎,已经灭绝的猛犸象。斑马和长颈鹿,鸵鸟,大象…Larry径直来到猴子的地方。“hey,……Dexter?小家伙,好久不见,我来看你啦”说着想用手摸摸猴子。但是他扭头就看见了馆长……还是算了。又把刚微微抬起的手放下了。身后传来了Mcphee的声音“如果你要摸展品的话,休想,”又顿了顿,“开个玩笑。我当然不会阻止你。你最了解他们了。”馆长说着走去看那边的展品。猴子依然是一副委屈的样子,根本看不出它是多么的调皮捣蛋,眼睛似乎直直的盯着Larry,“咳呃,,Dexter,下回给你带香蕉来”Larry勉强笑笑,用手轻抚着猴子的头。
       之后在路上,Larry看到了举着刀子的Attila和复活节岛石像Moai。

       下到一楼,【来到【微型馆】

       Larry看着微缩罗马和大西部,罗马城里Octavius举着剑朝向城墙,似乎在高喊“扩张领土!扩张领土!”可是,Larry没有在大西部见到Jed,“Jed去哪里了?”Larry在大西部仔细寻找,Mcphee”看到Larry把脸贴的离展品很近,“Larry?你在找什么?”“呃,Doctor,Jed似乎不在大西部。。”“what?”Mcphee急忙走近了看,一眼瞧见了罗马城里的Jed,正站在墙缝那里。皱眉道”“哪个调皮的小孩?真受不了!”但Larry不认为这是哪个孩子干的。可是他只是默默的看着Mcphee将Jed拎回了大西部。或许只是没有来的急回到大西部吧。Larry心想。
       顺路看见了原始人,不过少了一个,剩下的看起来似乎有点悲伤。他们的头领呢?Mcphee说:“那位大英博物馆的女保安求着把他要走了。”“什么?”“嗯,暂时的要走了。还会送回来。她似乎很喜欢那个展品。于是我就答应了。”“哦~。”绕过了Columbus[哥伦布],终于来到了Roosevelt总统前,“呃,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罗斯福……“Larry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,他看到Roosevelt僵硬的立在那,心里说不出感觉。只是抱着尊敬的心情注视了一会儿。
       之后,Larry和Mcphee一起回到了办公室。Mcphee看了一眼手表,已经是凌晨1点。很晚了。馆长给拉瑞搬了一把椅子。“谢谢。”Larry坐在Mcphee对面。
    “最近过的怎么样?” Mcphee问道。“嗯,还不错,一切顺利。”“那些学生中有没有特别让你头疼的?”“嗯,有,一个叫斯威特的学生,总是很调皮,怎么管也管不住,不过,他的思维很活跃。有一次下课他把一堆废铜烂铁塑料袋摆到我的讲台上,我正想问他,他没几分钟功夫将他们摆成了一件立体的风景图。”“喔哦,这个学生真有意思呢。”“是啊,Dr.Mcphee,你最近工作很忙吗?”“嗯,是啊,唉,这个东西头疼呢。”接着,馆长开始拿起笔在用了一半的白纸上继续写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此时,困意袭来。Larry支着头,Doctor,我想再去转转。馆长从奋笔疾书中抬起头,“嗯,去吧Larry。顺便…不用叫我博士了,叫Mcphee就好。”“好的,Mcphee。最好不要熬太晚了。”“嗯哼。”Larry走出馆长的办公室,接着走到走廊,走啊走啊,看见了红色的沙发,先是坐到沙发上,接着不知不觉躺在那里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 Larry一出办公室,Mcphee也打了个哈欠。看看表,凌晨三点。什么也没说,将桌子上的文件装进公文包,然后,关上办公室的灯。

       去走廊上关灯的时候,馆长发现了躺在椅子上睡着的Larry。这种天气,特别是在晚上,这样睡会很容易冻感冒。Mcphee看了他一会儿,重新回到办公室拿了一件大衣给他盖上。关掉所有的灯后,Mcphee推开了博物馆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直到太阳耀眼的光芒透过窗户射进来,Larry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靠在自家床上睡了一晚,但是那样的放松,毫无防备的做了一个关于博物馆的梦。呵呵。Larry躺下细细的思考。梦里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但是现实是理智的。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能再次见面是件好事。偶尔去一次也是挺好的。一直向着前方就好。”Larry对自己说。
       今天是周末,Larry起来看了日程。早晨,不如,去散散步吧,顺便再去吃点早餐。换了衣服,Larry走出门去。
       清晨,是那么美好,好在自己没有错过。迈着轻闲的步子,走到岔路口。“选一条路吧Larry。”
       走到了博物馆门前,Larry看见博物门前停了一辆大卡车,两个搬运工搬着一个木箱下了车,这时,馆长出现在门前:“你们两个,要小心一点搬!慢一点……”馆长在认真的指挥着。并没有注意到附近的人。Larry走上前去,叫一声:
    “Dr.Mcphee?”
       Mcphee抬起头。猛然看到Larry,欲言又止。握着的手放在嘴前向着别处轻咳一声,掩饰着惊讶与激动。露出笑容。“Larry?!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不见。早上好,Dr.Mcphee。”Larry对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评论(11)
热度(15)
©氷海Hyoukai | Powered by LOFTER